作家采风 | 王鹏:桦甸名峰生态度假村印象

文/王鹏

桦甸名峰山庄6 拷贝.jpg

桦甸名峰生态度假村

白云表里如一,怅望西风抱梦而来,从山水桦甸远古的清辉里愈走愈近,历尽了春的孕育,夏的火热,在五彩金城轻霜铺地的额头亭亭玉立。一纸秀色如诗的来信,神往祖先风歌如诉的足迹,一路走来的春秋水墨逐水而居,惊起八道河子镇金沙河磨洗千年的水稻苞米,重叠在青山怀里,麦香四溢……

流年如斯,浅酌陌上,浪涌云海,花草菲薇,格桑花开出碎米的光阴,在肇大鸡山脚下,从南到北,匍匐着小桥流水伊人的九次梦见。风,轻伸五指,掀开天之娇女桦甸名峰生态度假村的盖头,青草飘逸秀发,嘬起花语的唇红在新开河山风微澜的嗓音里流淌。来自远方的你,跪捧带雨的玫瑰,不见纤手,但闻花语银铃,盼一场雨来,波动彩虹的爱意,咏唱美丽乡村高翔在苍茫天宇的颜值与气质,风轻雨急。

桦甸名峰山庄3 拷贝.jpg

白鹭歌不尽,蜻蜓舞不完。惊鸿一瞥生眷恋,今生化莲为君开。白衣紫萧的你默立于水中央,只把腰弯给黑土地,握紧苍山的手,挥杆秋日青草地,畅享热情高尔夫。问遍江河,众神傍草而立,多少顶花轿奔忙在你姹紫嫣红的森林氧吧中?多少个水湄伫立在你过尽千帆的眺望中?多少只彩蝶穿梭在你彤云密布的花丛中?多少个乡村掩映在你花团锦簇的国度里?不与山岙共晨曦,把最初的飞翔凝固在古老的岁月之上,便是蝉的浩荡和飞翔的距离。

雪藏百年,甚至累生累世,一壶老酒在名峰酒庄醒来,扑鼻、沁心、荡魂,狂唱、舞剑、醉了浮生三千,甩掉逐日的饥渴,甩掉离别诗渲染的愁绪,甩掉一个叫游子的背影,把酒云间,放歌山野,或行草,或狷隶,一笔一画随心意,古筝一曲,临水照花,一颦一笑真性情。谁在聆听,那种子和土壤游弋于你履历荡尽名峰酒海的箫笛?

荷花长廊.jpg

山河万里,你是我藏在秋风里的欢喜,披一袭青衣,漫步乾隆观景台、圣山月老台,醉赏荷花廊亭、风车长廊、葡萄绿廊、金鸡报晓。名峰的天,浩远而空茫;名峰的地,寥廓而沓寂。蓄积力量为滋润大地储备内力,磅礴的绿,一如丹枫白桦的袅袅乡愁,以鱼的柔曼,帆的张力让名峰生态度假村成为诗天子的知己。在阳光穿透雾纱的粉艳里,一叶一果韵叹春去秋来古典风韵铸成的大写意。

跋涉千万里,看大江东去,一声声渔鼓携桨橹浅唱松水的绮丽。枫林里的情侣,夜宿小别墅区,在秀木的罅隙中求得一席净地。露天果蔬采摘园、日光温室大棚蔬菜采摘区,早熟的种子默祷着渐生的胚芽,顶破泥土的坚韧,摇醒熟睡的绿肥红瘦,属土的五行最像我的肤色,遂与它结成了异姓的兄弟。百鸟园观赏区,飞翔的羽毛是翅尖自带的辽阔,描摹雁声如席。野战CS基地号角吹响,赶赴战场再次称王。抛杆休闲垂钓园,一步秋韵达绿波,果木碳烤全羊、斟满窜天猴酒,成全了乡野度假山珍佳肴的惬意。月老台姻缘福地——爱情打卡地,月老牵线,与伊相遇。伊,一身霓裳羽翼,散飘迷人舞姿,唤君魂牵梦系。

月老 拷贝.jpg

白桦深处,酒香过巷,世外桃源,宁静悠长。游赏浑忘倦,西城日已低。光与影之间,一首诗溢出身体,千古名句奔跑在时光的血液之中,骨骼穿越风声,诗句举起心中对名峰山庄的爱意,素描一支笔飞翔的痕迹。丝丝缕缕,成就你如翠如缨的青春,我携满天星辰以赠你,仍觉满天星辰不及你。雁字回时,一生歌咏交给一路砥砺。

双翅凌云,羽翼轻点涟漪,一双素手,叩开多少花魂,名峰等你,你的足迹便是神来之笔,含着风雅颂的歌吟款款走来,曼妙舒畅的声韵,开在水植芙蓉的东北大地;拨响一张古琴蓄满的月光水意,宁静如莲盛开生命的灵息;云朵之上,相随相依,为你写诗,归去来兮……

桦甸诗人赵鹏 拷贝.jpg

作家:王鹏

作者简介:王鹏,吉林桦甸人,中共党员。中国散文诗学会会员,吉林省科普作家协会会员,桦甸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,作品散见《人民日报》《中国青年作家报》《吉林散文诗》《河南文学》《文化艺术报》《吉林日报》等报刊。诗歌散文论述获国家省市文学、征文一二三等奖数十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