認有人斟開唱兼棟篤笑 張衛健舉棋不定 擔心唔掂

香港文匯報訊(記者 李思穎)多才多藝的張衛健(Dicky),能演能唱,口才辨給,近日有人斟洽他開騷做棟篤笑、演唱會,Dicky亦想挑戰做舞台劇或音樂劇,現時舉棋不定,他笑言恐怕紅館畀足12個月檔期都不足應用!其後認真地表示,好大壓力,尤其做棟篤笑最難,因棟篤笑現場反應九成來自講者的表現。

■張衛健想挑戰做舞台劇或音樂劇。
■張衛健想挑戰做舞台劇或音樂劇。

「第二十八屆香港舞台劇獎頒獎禮」前晚於香港大會堂舉行,Dicky獲邀負責頒發「最佳男配角」獎項,而袁富華憑《攬炒愛情狂》大熱姿態奪「最佳男配角」(喜劇/鬧劇),而入行28年的關寶慧亦憑《她媽的葬禮》首奪最佳女主角(喜劇/鬧劇),手執獎項的她表現激動,喜極而泣。

Dicky笑言:「不明大會找一個做了那麼多年從未拿過『最佳男主角』的人頒這個獎項,我做了一世戲都未拿過獎,依然對戲劇充滿熱誠,對大家好有鼓勵性。這便是對戲劇充滿熱誠的人辦。」

擔心無人來看騷

有指Dicky會開棟篤笑騷,他承認:「有人接洽開棟篤笑和演唱會,但未有決定,因兩樣都未做過,不知能否應付,弊在我有這樣的才華,怕紅館畀12個月檔期我都不夠開騷。」Dicky誇口一輪之後,才認真說:「我字典有好大隻『唔掂』兩個字,有好大壓力,壓力來自質量和票房,知人口面不知心,我都擔心無人來看,幾想好似Sammi(鄭秀文)一樣,觀眾要撲飛,希望有勇氣面對挑戰,但真的說不定。」

 他又說第三樣想挑戰是音樂劇或舞台劇:「偏偏我有這樣的才華,我唔係齋吹唔落蠟,我演戲很多年,唱歌出身,即是有舞台經驗,同演戲夾埋便是舞台劇,又可以是音樂劇,每一樣都有信心,問題是觀眾覺得好不好看,我認為最難是棟篤笑,因為演唱會、舞台劇或音樂劇,都有導演、劇本、對手等幫助,講求團隊精神,而棟篤笑好不好反應九成來自講者。」

關寶慧不排除自資開戲

關寶慧入行28年,憑《她媽的葬禮》首奪人生第一個獎項「最佳女主角」,她接過獎座後在台上「爆喊」,並感謝恩師鍾景輝,到後台拍照時,情緒仍未平伏,激動地說:「我雙腳仍在發震,如像以前在街遇上警察開槍捉賊的發震感覺。」她拿獎後會像結婚一樣大事慶祝,準備筵開四席及大派紅雞蛋,當正是自己結婚。

打扮性感的她特意聽從師傅所言穿上旺她的綠色,果然應驗,說到工作大計,她透露:「會繼續多做舞台劇,近來亦忙着寫劇本,若然無人投資,我就要賣樓自資開戲,預算約600萬,賣樓都不會餓死的,我是為藝術而犧牲。」

袁富華想見到「承傳」

袁富華當晚覺得最難能可貴是喜見曾一起拚搏朋友,以及很多後輩上台獲獎得到肯定,他最想便是見到「承傳」,每個行業如果無人接班就會式微,故此負起一個大責任是培養接班人,幫他們認清自己路向。指他今年特別有拿獎運?他說:「可能是搬咗去一間風水屋,之前『山竹』襲港,我家全不受影響,不覺有何厲害,之後駕車出去見到樹木被摧毀也給嚇一跳,希望業主約滿後不要加租,繼續住下去。」

問到是否對金像獎角逐「最佳男配角」更有信心,他謂:「好難講,每個對手都很強勁,自己保持平常心,勝固欣然敗亦喜,朋友拿獎都值得高興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