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柏豪自爆寫歌怪癖 被陳詠謙譏笑屬病態

■ 周柏豪(中)及陳詠謙(右)接受主持許文軒訪問。
■ 周柏豪(中)及陳詠謙(右)接受主持許文軒訪問。

周柏豪與陳詠謙近日應邀為《我們的音樂時代》擔任嘉賓,二人於節目中分享他們合作多年的關係,陳詠謙直指與柏豪合作好大壓力,柏豪就稱成功被陳詠謙挑戰底線,又自爆寫歌怪癖。

陳詠謙說:「我哋2011年開始合作,當時我好新,仲要幫周柏豪寫兩張唱片嘅歌詞,我就好大壓力,而佢就好多憂慮,希望幫佢喺音樂上訂立一個更鮮明嘅風格。」柏豪說:「填詞人同歌手嘅關係係要互相試探去認識對方,佢試過成功挑戰我嘅底線,好似《黑》嘅歌詞提到妓女同私生子,放喺一個咁陽光嘅男歌手身上係好大膽,但係我好鍾意。」

談到他們之間最有淚水的一件事,陳詠謙回想有段時間被人批評,柏豪會表明立場支持他,此舉惹來好多人批評,故覺得他好偉大:「因為佢冇需要幫我擋呢啲子彈,仲要冇話畀我知,係其他人同我講返先知佢做咗件咁嘅事。」

本身亦有寫歌給其他歌手的柏豪,亦有談到寫歌的習慣:「我首先要知歌手有咩要求,例如唱咩Key會舒服啲,跟住我會喺個琴上面貼咗好多唔同顏色嘅貼紙。」陳詠謙即取笑他說:「咁你每個琴鍵咪都有人名,呢啲係病態嚟喎!即係呢粒音係容祖兒,嗰粒音係陳柏宇!」柏豪笑說:「搣得走㗎!」他又說:「《到此為止》我就叫連詩雅做一啲末牷A問佢點解咁想寫一首歌,佢最後寫咗封信,呢封信係畀佢想寫畀嘅人,我睇完之後就明晒,一個禮拜我寫好咗隻歌,佢好鍾意,但冇諗過首歌之後會唔會Hit。容祖兒嘅《天窗》攞埋金曲金獎,我開心係因為自己嘅創作令到首歌成功,自己有得咗嘅感覺。」